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天才,就是强烈的兴趣和顽强的入迷。--木村久一

 
 
 

日志

 
 

二寡(短篇小说)  

2018-04-21 19:19:35|  分类: 美文收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张忆《二寡(短篇小说)》
我老家的村子里有一个寡妇叫二寡。
二寡年不过三十,可却已嫁了两嫁。不幸的是,先后两个男人都死于非命。一个是死于炸山,一个是得了怪病。总之二寡年纪轻轻就经历了两次丧夫之痛,但也落得了一个剋夫之名
二寡长得很好看,头发总是挽得整整齐齐,唯一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额前总是会有一缕头发落下来,像一只风铃挂在眼前,这使她看起来总是有一种迷人的风情特别是她有时会用小指去勾那一缕发,然后把那一缕发搁在耳后那一刻,凡是见到她的人,无论男女都会停下手里的活看着她。好像她就是一个仙女,即刻会登上云端
二寡住在村东头,可她吃水却要去村西头汲
二寡说村子东低西高,当然是西头的水好吃了
这话让村里的人很久都没有反应过来,不过他们也暗自吃惊,二寡是怎么发现这个的?村人吃水可没有那么讲究,水都是这样的。可事实上很多人听二寡这一说还是悄悄地会跑到村西头去汲水,尽管他们根本分不清村东和村西的水有什么区别。只是他们觉得二寡的话言之有理,水往低出走,当然是高处的水好吃了
这样一来,二寡在村里就有点与众不同了
二寡还有一个不同之处,就是别人都是挑水吃,唯有二寡是提水,她从不挑水
旁人问她为何?
可她却说,我不习惯挑水
这样村里人每天就都看得见二寡提一只木桶,从村东走到村西,然后又从村西走到村东
二寡提水也很有风姿,有时是一只手提,脚步迈得细碎紧密,像是在走台。而另一只手则在空中比划着,像是要拨云见日有时她又会两只手提,这就有点磕磕绊绊的了,但不知为何木桶里的水却并不会朝外泼出来。原来二寡在村东头,就已准备好了一两片干净的南瓜叶。当水一满,二寡就把瓜叶放在水面上,像一个盖子,那水自然就泼不出来了
有时提累了,二寡就会站下来,把木桶放在面前,两手卡腰地喘几口气。这时的二寡胸脯起伏,脸色生红,叫人怜惜最主要的,二寡提着装满水的木桶,穿村而过时,人们看见,二寡完全不是在提水,而是提着一桶春色走过
那时男人们就想走过去,接过她的木桶,健步如飞地帮她送回家
可最后始终没有男人会出头,接过二寡的木桶。当然这全得因了村里的其他女人,尽管二寡提着木桶有些吃力,可在她们看来,这个命硬的女人是在自找苦吃村东头好好的有井她不去汲水,偏偏要跑到村西头来,这分明是扭着腰肢给男人看,说穿了就是在勾引男人
女人自然对二寡就另眼相看了,尽管大家见面时还是会打个招呼,可那招呼会让人想起穿堂风,说不准会受凉的
总之村里的女人,除了我的外婆,没有人会喜欢二寡
她们觉得二寡长着一双狐狸眼,会钩男人的魂,纳男人的精,男人只要和她在一起,肯定就是命丧黄泉
二寡有时下午会带着针线来找外婆,说是跟外婆学针线可更多的是来听外婆说旧事的二寡喜听外婆说旧事外婆由于外公的关系,在村里还是有点声望的。外公的祖上出过进士,家里一直视读书为头等大事外公也是读书人,后一直以教书为生。只是后来外公死于肺痨,但外婆曾跟着外公学过点识文断字,这就使得外婆在村里和别的女人不同起来了
这也是二寡愿意接近外婆的理由
外婆对二寡也很好,大概是共同的命运,让外婆对二寡有点像对待自家的女儿不仅手把手地教二寡挑花绣朵,还传给二寡烧饭做菜的秘诀。特别是教二寡做咸菜和小点更是尽心尽力。只是有一次,二寡竟然离村半个月,才风尘仆仆的回来。这段时间没有人知道二寡去了哪里?开头几天,人们以为二寡生病了,女人们兴灾乐祸,男人们则央一些小孩去村东偷看二寡,最后人们才知二寡是出门了
二寡去了哪里?
一时村人们纷纷猜测,好像二寡的命拴着他们的命,没有了二寡他们就会奄奄一息,活不下去了。不久就有女人说,二寡忍不住寂寞,出村去找男人了。说这话的大有人在,可男人一听却只是闷头抽烟,不说话甚至连烟都不吐出来,好像要把那些女人的话一道吞进肚里去
还有的女人说,二寡一定不是在集市上,就是在庙会上被人勾引了
最生动的是有女人说,曾看见二寡和到村里来唱戏演小生的那个男的眉来眼去,说不准是去找这个小生,挨操去了
人们说得栩栩如生,吐沫横飞
只有外婆说,你们是不是羡慕二寡了?
这一下,那些像泔水一样的闲言碎语才平息下去。不过当二寡半月后出现在村里,依然提着木桶穿村而过去汲水时,人们才发现二寡不仅脸红四白,而且滋润得像是抹了脂,越发地活灵活现了。并且腰身更紧了,屁股更丰满了。特别是那胸更是像两朵开得肆无忌惮的花了。为此女人们开始咬牙切齿,觉得二寡应该被十个八个男人操死永远不要回来才好
事实上,二寡是去相亲了
据说二寡被一个有权有势的人看中了,至于是怎么被看中的,这事没有人说得清
总之二寡就是被一个重要的大人物看中,二寡是被人接走去相亲的。可二寡却没有看上那个人,那个人长得牛高马大,浓眉大眼,配二寡应该是绰绰有余,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二寡是配不上这人的。听说这人死了老婆,就想找一个他看得上的人可鬼使神差的,竟然就有人发现了二寡,并且接下来就有二寡被人接走去相亲一说了
为此所有人都颇为诧异,甚至认为二寡是死脑筋,糠箩跳来米箩里的事,竟然白白地放弃了
可二寡对任何人都只是说,就是因为我配不上人家,才灰溜溜地回来了
而她对外婆却说了实话,她说,我不属于他那个层面的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农人,就只想找个普通的男人过普通的日子,如果找不到,我也可像外婆您一样,一个人好吃好在的活下去的
外婆说,你是对的,去攀一个地位悬殊的人,最终受罪的是你,不是别人,哪怕这个男人对你再好
外婆还说,况且那男人你也见,也相处了,你的放弃肯定是有理由的
外婆才一说完,二寡就抱着外婆说,你要是我妈该多好呵!
只是这事过去不久,一天夜里,不知为何,二寡的房子被人放火给烧了
一时火光冲天,几乎全村人都跑出来看,也有仗义的男人帮着去救火的可终究火太大,根本没有办法救,就眼睁睁地看着二寡的屋子顿时化为灰烬。当然人们以为二寡也被烧死在屋里了,因为一直没有人看见二寡。其实二寡早已脱身,跑到一个僻静之地藏起来,等天亮时她才来找外婆,外婆就腾了一间屋给她住下
屋被烧了,人们并没有看见二寡呼天喊地,更没有听见二寡像哭她死去的两个男人那样死来活去。二寡和外婆住在一起,很多时候都不出门静静地呆着替外婆干这样做那样直到有一天,村人发现二寡请来了人,准备重新盖一个新屋了。再看二寡依然是活蹦乱跳,活得油光水滑的
关于二寡被烧掉的屋子没有人去猜测是谁放的火
也没有人为二寡盖新房伸手出力,大家都是抱着手冷眼看二寡怎么盘死弄活的
二寡只是在下地基的时候说,也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二寡说这话时是一个人,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当新房上梁完了以后,人们才发现二寡和一个来干活的石匠好上了。那是一个哑巴,三十出头眉眼还有点像她前两任丈夫。只是这哑巴要精神抖擞得多,最主要哑巴论长相也是有点一表人才,标杆四直的。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好上的,人们只知这哑巴心灵手巧既会石刻也会木雕,像刻的石墩雕的门头都堪称一绝
外婆是最早祝福二寡的人
并且为了防止别人再做伤害二寡的事,外婆还村前村后地对人说,谁放火烧二寡屋的?不要以为没有人知,小心有一天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被抓起来,送去吃官司,后悔都来不及!
外婆的声音掷地有声,像是真的一样。尽管也许没有人会听得进去,但或多或少地还是让一些人,心里有了底都知道伤害一个寡妇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从那以后,村人就再也没有作出过伤害二寡的事了。二寡的婚礼是外婆主持的,只是没有人会想到,曾看上二寡的那个大官也会在这个时候来到村里
这人是悄悄来的,车就停在村头,只有他和警卫走进村里来。这正是春天,村里地上的雪才刚刚化尽,树枝的蕾也才刚刚打苞,一切都还未走出冬天的阴影。这人在村里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像是在找什么还到外婆的家看了一眼。当他站在外婆的院门前,他抬起头眯起眼睛,看了一眼门头,似乎想说什么,终是没有说出来
不过他还是围着外婆的家转了几圈,这才朝二寡的新屋走去
二寡的新屋说不上讲究,但也让人觉得踏实最主要二寡的院子里有一棵桃树,眼下正开得茂盛,像是要散开来,飞到天上,然后再落进每一户人家。这人只是在二寡的家门看了一眼,就转身准备要走,生怕被二寡看见。村里的女人们全都拥在二寡的院子里说说笑笑,像是归来的燕子。男人们则跃跃欲试,看有什么忙随时要出手的样子。孩子们自然得了糖,捏着糖围着新屋乱跑,有时跑出去好远了,才发现糖掉了又屁颠屁颠地跑回来找
一幅春景图,就这样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只有外婆注意到了那个高官,不知是直觉还是什么
外婆竟然会在高官站在二寡的门前走出了二寡的院子
那人似乎没想到外婆会走出来,脸上有点意外
外婆却对那个人说,你要不要进去喝点茶,或者上我家一坐?
那人说,我已去过您的家,您的丈夫曾经是这一带有名的乡绅,听说教书非常的好,会唱古谣
外婆说,难得你到我们这个偏远的小村来,我知道你去过我家,我的丈夫已经走了好多年了
那人说,谢谢您,得见您一面,也算是见过您的丈夫一面了,只是像您这样的人家已经不多见了
外婆说,让我们祝福水莲吧!
原来二寡的名字叫水莲
高官对外婆点了一下头,然后悄然离去
外婆也转身进了二寡的小院
                  2016,5
                    
  评论这张
 
阅读(546)|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